艾姆格林和德拉格塞特

一个坐在摇摆木马上的男孩欢迎着ARKEN的来客。艾姆格林和德拉格塞特的骑马雕像表现的是一种童真与幻想,而不是胜利与权力。

艾姆格林和德拉格塞特,《无力结构,图101》。ARKEN藏品。拍摄:Henrik Jauert

孩子永生!

艾姆格林和德拉格塞特的雕塑《无力结构,图101》是现代版本的骑马雕像。在历史上,骑马雕像是权力的象征,歌颂的是国王与领主。而这个坐在摇摆木马上的男孩却体现了我们这个时代。今天,我们并不会对强权表达敬意,相反,我们更加注重自我实现及个性的表达。这个孩子就是我们时代新思潮的代表,象征了人类能够实现自我,通过童真与创造力来与世界相连。

在艾姆格林和德拉格塞特的艺术中,对权力结构的批判与对当前社会、人类之间相互关系的尖锐、幽默的观察同时存在着,艺术博物馆成为了文化批判的场所。

迈克尔·艾姆格林

马上的当权者

我们非常在欧洲首都广场上宏伟竖立的骑马雕像。实际上我们如此了解这类雕像,以至于我们在路过时并不会去对它多加关注:它刻画的无非是当权者对自己马上战斗生涯的自我吹嘘。艾姆格林和德拉格塞特从这种传统的权力表达中汲取了灵感,他们设计了《无力结构,图101》这个雕塑作品,2012年至13年时它被放在了伦敦国家美术馆门口的特拉法加广场“第四基座”之上。在十九世纪时,“第四基座”从来没有放置其本来应放置的骑马雕像,而且在接下来的150年里始终空着。但自1999年以来,它成为一些世界最创新艺术作品的纪念基坐,其中就包括艾姆格林和德拉格塞特的摇摆木马上的男孩。

西部区的骑马雕像

无力结构,图101在特拉法加广场展示了18个月,之后来到了伊斯霍伊自治市。现在,ARKEN和哥本哈根西部区已经了自己的骑马雕像。整个雕塑是Annie & Otto Johs. Detlefs’ Fonde OJD基金会的礼物。

Elmgreen & Dragset

艾姆格林和德拉格塞特,《无力结构,图101》,2012,第四基座,伦敦特拉法加广场。拍摄:James O Jenkins (II)

Elmgreen & Dragset

艾姆格林和德拉格塞特画像,拍摄:Jason Schmidt

艾姆格林和德拉格塞特

很少有国际艺术家能够像艾姆格林和德拉格塞特这样,通过幽默、简洁的艺术作品来表现对社会权力结构和艺术体制的批判。他们的批判分析还囊括了福利社会、个人与国家之间的关系等主题,他们也借此来优雅地表现出艺术世界的内在逻辑,充满智慧,通常也会引发争议。艺术、建设与设计是这个二人组的主要工作原料,而他们的作品也多种多样,从大型的艺术装置和雕塑到摄影与表演。

迈克尔·艾姆格林于1961年出生于哥本哈根,英格尔·德拉格赛特则于1969年出生于挪威的特隆赫姆,他生活和居住在柏林

这两名艺术家自1995年开始合作,当时他们是在哥本哈根相识的。2005年之前,他们在生活中也是一对爱侣。

在2004年,当他们在泰特现代美术馆的涡轮大厅选择在玻璃笼子中展出一只“濒死”的人造麻雀时,他们引发了巨大的争议。

Prada Marfa是艾姆格林和德拉格塞特为一家Prada精品店设计的著名艺术装置,它于2005年在美国德克萨斯的90号高速公路上正式设立起来。在开业后的6天内,这处装置就遭到破坏,设计师的包与鞋也被抢劫一空。2013年,当德克萨斯当局宣布这个装置属是非法的,将其看作是一个广告板,而不是艺术作品。而现在这个作品又被宣称为合法的。

2006年,他们被授予ARKEN艺术奖。

艾姆格林和德拉格塞特为了纪念曾经被纳粹迫害的同情恋者,于2008年创作了纪念碑。整个雕塑被放置在了柏林的犹太大屠杀纪念馆附近。它的形态是一个有扇小窗户的盒子,通过这里,人们可以看到两个男人亲吻的电影。

2009年,他们在威尼斯双年展的丹麦挪威展区展示了艺术装置《收集者》,作品展现了一位在游泳池中淹死的艺术收集者。

HAN这座雕像于2013年在埃尔西诺的港口建立起来的,并且引发了巨大的热议。

艾姆格林和德拉格塞特的更多作品

Elmgreen & Dragset

艾姆格林和德拉格塞特,社会移动性(楼梯),2005,ARKEN藏品

Elmgreen & Dragset

艾姆格林和德拉格塞特,伴侣,图2(前前),2002,ARKEN藏品

Elmgreen & Dragset

艾姆格林和德拉格塞特,国际新闻,2014,158 x 120厘米,ARKEN藏品

Elmgreen & Dragset

艾姆格林和德拉格塞特,分类广告,2014,ARKEN藏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