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舟艺术奖

获奖人士...
ARKEN ART PRIZE

Cyprien Gaillard, 2016.摄影:Henrik Jauert

关于方舟艺术奖

方舟艺术奖由Annie & Otto Johs. Detlefs’ Almennyttige 基金会出资设立,奖励在当代艺术有杰出贡献的艺术家或艺术团体。

该奖项以国际高水准和全球视野来衡量艺术贡献,试验性的、创新性的甚至是争议性的当代艺术作品。能获得方舟艺术奖是荣誉的象征,获奖者还能获得100,000丹麦克朗。奖项不是通过申请的方式所得。

ARKEN ART PRIZE

奖金由ANNIE & OTTO JOHS. DETLEFS' PHILANTROPIC基金会赞助。

Cyprien Gaillard

ARKEN ART PRIZE

Cyprien Gaillard,发现之苏生(装置景),2001。摄影:Josephine Walter

2016

法国艺术家Cyprien Gaillard在他的作品中掌控着地理位置和心理状态。他的作品探寻着人类在自然中的足迹以及蜕变的美丽。大型建筑与自然风景的对比尤其让他着迷。他说他“喜欢坠落的美感,失败的美。”在与浪漫情怀的艺术、严格的极简主义美感和解构的美感之间,在画作、雕塑、录影以及表演中,他都处理得游刃有余。

Cyprien Gaillard以其独特的手法创作出批判性、发人深思的艺术,在2016年,获得了方舟艺术奖。他的作品引人入胜,让我们想起人类在世界上的印记。他将他自己的时间与经历融进他的作品当中,让我们对自身以及这个世界有更清晰的认识。

Danh Vo

ARKEN ART PRIZE

Danh Vo,舔我,舔我,2015,摄影:Stephen White

2015

丹麦越南籍艺术家Danh Vo的作品有时会让人想起拼图。单个的元素就像整个拼图的一小块,但是整体也可以分割成小部分。在他2012年的作品《我们的人们》中,这种整体部分的关系就体现的非常明了,整个作品是按1:1的比例复制出来的自由女神像,但是被分割成了几百个部分,分散展出在世界各地。

这种碎片化的形式正是Danh Vo想表达的,现代人类精神状态的苦境。Danh Vo在作品中使用自己的经历,例如他的家庭成员,通过不同的方式,将他们放进作品中。这是为了暗指过往和我们文化遗产,从而引发个人经历与整体的历史是如何交织的反思。他的作品对民族、个体以及他们缺失的东西提出了质疑。

Danh Vo在2015年,获得了方舟艺术奖。其作品见地独特清晰,内涵深刻,带领我们发现已经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权力关系和社会结构。Danh Vo在批评的同时又不失风度与尊敬,他很好地把握了其中的关系,直指让我们共同以及个人的记忆产生的机理。

Jeppe Hein

ARKEN ART PRIZE

Jeppe Hein,旋转迷宫,2006,方舟馆藏

2014

我们围绕着Jeppe Hein的旋转迷宫移动的时候,感觉整个空间和我们的思维都被分割成碎片了。在这个装置艺术品中,Hein探索着究竟多小的因素就可以让我们困惑,让我们失去方向感。我们的感官变得更加敏感,我们对自己有了个全新的认识。同时,我们也更加注意周围环境,意识到我们身体对于自己掌控方向能力的重要性。Jeppe Hein的作品通过让欣赏者参与到艺术中的方式创造出独特的感受,观赏者能始终以不同的角度、方式与他的作品进行互动。

Jeppe Hein以其创造出的艺术体验令人惊叹、时分新奇,提醒着我们身体与意识不可分割的关系,在2013年,获得了方舟艺术奖。在他的艺术中,感官会被惊叹、体验、和互动所激活。他让我们意识到诸如存在、快乐、对话、思想等,这些最基本的东西的价值。

Carsten Höller

ARKEN ART PRIZE

Carsten Höller,颠倒的蘑菇空间,2000。感谢艺术家与Fondazione Prada, Milano。摄影:Attilio Maranzano

2013

炫目高度蜿蜒着的过山车、旋转木马、大号颠倒的迷幻蘑菇,还有与驯鹿、长尾鹦鹉、老鼠、飞行物在展厅里度过夜晚的机会。我们就如同实验室里的小白鼠,德国艺术家Carsten Höller刺激着我们,拿我们做实验。他原本是搞昆虫研究的。

Carsten Höller因其作品的选材、表达的关系、系统和对生命的存在主义的思考,在2013年,获得了方舟艺术奖。他将每天的日常物品与材料放置在一个新的环境中,从而让我们对这些东西变得生疏。因此,我们的认识变得不那么可靠了,我们被推着重新审视我们自己。

Anselm Reyle

ARKEN ART PRIZE

Anselm Reyle, Wagon Wheel, 2009. ARKEN's collection

2012

变换着的LED灯光下,一个挂在墙上的古老的车轮引起了我们的注意。这个车轮是德国当代艺术家Anselm Reyle代表性作品之一。该作品集抽象的形状,发现的物品,孤立房子里墙上司空见惯的东西等属性于一身。

Anselm Reyle以其优雅不妥协的创作方式,吸引着我们,也挑战着我们的观念与我们的品味,在2012年,获得了方舟艺术奖。他也是在抽象与形式主义中创新的当代艺术先锋。

Pascale Marthine Tayou

ARKEN ART PRIZE

Pascale Marthine Tayou,时尚街,2010。方舟馆藏

2011

晶莹剔透玻璃制的头和腿,身体是黄色、绿色和粉色的泡沫海绵,全身别着天皇别针,旁边是一支木制的矛,装饰着皮毛,珍珠。该作品《时尚街》表达了对全世界街销员的敬意。该作品出自于喀麦隆艺术家Pascale Marthine Tayou之手。他通过艺术探讨着移民,身份认知和文化问题。

Pascale Marthine Tayou以其引人入胜的作品,在2012年,获得了方舟艺术奖。他的作品多展现现代全球化世界的紧急问题,具有高度的审美价值。

Bharti Kher

ARKEN ART PRIZE

Bharti Kher,从西方吹来的热风,2011。细节

2010

英国印度籍艺术家Bharti Kher关注人种、性别、附属关系、族群和成见等问题。她的作品时分尖锐地集中在文化区、仪式、传统等问题上。抽象的选材、大型装置艺术或雕塑——将现代印度文化的材料变成精美的作品,这就毫不费力地变成了西方艺术的现代传统,她的作品反映着印度和西方文化与历史的关系。

Bharti Kher出色地表达出今天个体与文化的问题,在2010年,获得了方舟艺术奖。她用扭曲又不失幽默的视角,思考西方与印度文化之间的身份。她的作品可谓是独开先河,在国际上引起热议。

Olafur Eliasson

ARKEN ART PRIZE

Olafur Eliasson,全景,2006,方舟馆藏

2009

丹麦冰岛籍艺术家Olafur Eliasson游走在科学与美学之间。他重在强化艺术作品的感官体验。他关注人们是如何创造出现实的。他的重点在于我们如何感知事物,我们如何在环境中引导自己的身体与精神。

以其他国际化的水准和他作品独特地给观赏者的感官感受,Olafur Eliasson在2009年,获得了方舟艺术奖。他邀请我们参与到他的作品当中去。Eliasson坚持认为艺术可以有所作为,保证艺术的内容,将当代艺术推向更广大的群众。

John Bock

ARKEN ART PRIZE

John Bock,Wühl um die Klumpen,2002-03,方舟馆藏

2008

John Bock既做雕塑、装置艺术、表演还有电影。除了搞艺术,他还在大学里学习经济学,将经济学应用于他的工作当中。他经常会像一个超脱世事的科学家,说着奇怪的科学语言,他嘲讽着人们对于逻辑学和系统学的需要。
他还试着拍了一些艺术影片。在他的影片中,嘲讽不同的电影类型:好莱坞电影、古装片、暴力电影等。他也在电影中担任角色,并且越来越多尝试演员这一角色。

John Bock在他的作品中敢于运用古怪、荒唐的元素,甚至可以说他的作品就完全是一片疯狂与混乱,在2009年,获得了方舟艺术奖。

Tim Noble & Sue Webster

ARKEN ART PRIZE

Tim Noble & Sue Webster,分解离析,2001,方舟馆藏品

2007

谈到消费者文化、广告以及艺术家在社会中的角色等问题时,英国的双人组合Noble和Webster故意使用琐碎、浅显、通俗的策略。他们用朋克摇滚的审美探索批评着人性特点,在现代社会保持着批判性和不服从。

Tim Noble和Sue Webster用他们的才华、幽默、材料的创新,挑战现有的存在,获得了2007年的方舟艺术奖。这也同样适用于传统艺术家和他们对社会的看法。他们批评消费者文化,但是他们通过他们不同寻常的自画像也表明自己也是难逃其中。

Elmgreen & Dragset

ARKEN ART PRIZE

Elmgreen og Dragset,社会移动(楼梯),2005,方舟馆藏

2006

这个丹麦挪威二人组合,Elmgreen & Dragset通过他们的作品针对社会,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以及如艺术博物馆之类的机构,提出他们批判性的思考与问题,他们的雕塑和装置艺术准确优雅地表达出对权力关系、社会结构和身份认知的思考和质疑。

Michael Elmgreen and Ingar Dragset获得了2006年的方舟艺术奖。他们国际高水平,全球化的视野为试验性、创造性、甚至是引起争议的当代艺术的发展做出了贡献。他们的艺术为个体定立了标杆,保证当代艺术不会停滞于内部的独白,而是要走向世界,进入社会。